1. 首页>
  2. 社会 >

月子会所被征用为疫情隔离点 政府补偿款却进了别人腰包

来源:观讯新闻 发布日期:2022-06-22 09:51:00

天津一月子会所在疫情期间被征用为临时疫情隔离点,但是在天津市武清区政府、区商务局的违规操作下,补偿款却没有给该月子会所,而是全额拨付给了与月子会所租用的酒店,导致该月子会所蒙受巨大经济损失,之后该月子会所股东多次通过正常信访渠道进行上访,均告知无果。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据天津众悦阁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众悦阁月子会所武清天鹅湖店)一名股东向媒体反映:前期他们通过信访渠道反映过其会所被武清区政府征用为新冠疫情隔离点位,但始终未得到相应补偿的问题。后期武清区商务局与他们进行了接触,并告知征用他们会所作为隔离点的相关补偿,已全部委托给天津武清区天鹅湖温泉度假村有限公司(天鹅湖度假村酒店)办理,而武清区商务局并不负责此事。对此说法,该月子会所的股东表示并不认同。

征用会所时并未征得同意补偿时主体也非会所

据该月子会所股东表示:征用时他们的会所正处于承租期间,武清区领导多次来会所实地考察,期间并无一人告知过他们要征用会所的经营场地,导致该会所在配合区里开展工作过程中显得非常匆忙,根本来不及将经营必需品及时撤出,甚至在他们离开前四个小时,会所内还有多名宝妈正在居住。为了不影响区里的整体防疫工作,该会所对所有宝妈进行了退款、赔偿,并安排车辆逐一进行转移,保证了隔离点的正常启用,也确实尽到了一个企业全力配合国家防疫工作的义务。

但让人想不通的是,区政府使用会所内的各类物品、装修设施均为会所开业后重新采购的,并不属于天鹅湖度假村酒店所有。依据物权法规定,会所作为独立主体的企业,征用补偿问题区政府应与会所进行协商对接。而区政府却与天鹅湖酒店间私下达成协议,会所的物品被区政府征用,但为何政府补偿的却不是该会所?

相关职能部门工作落实不力推诿扯皮

据了解,天津市武清区商务局曾告知会所,征用隔离点的补偿问题已全部委托给天鹅湖温泉度假村有限公司。出于对区政府的信任,会所同意了与被委托方天鹅湖进行协商,并在法院的调解下达成了最终补偿协议。但目前协议中规定的给付日期已过,会所却再也联系不上天鹅湖的相关负责人,目前他们已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至今依然杳无音信。

在此事件中,商务局得到了开展疫情防控工作“行动迅速、落实到位”的“名”,天鹅湖温泉度假村有限公司获得了作为隔离点补偿的“利”,只有该会所因为全力配合工作,落了个倾家荡产的“惨”。试问,区政府对此事件的处置方式是否存在巨大问题?出于对政府的信任,会所最终同意协商处理,而天鹅湖方在约定补偿款给付期到期后,却又玩起人间蒸发,那么,该会所的损失又由谁来补偿呢?

区政府补偿主体错误职能部门监管不力

据了解,会所与天鹅湖方在区人民法院协商过程中,商务局某局长在法庭上为天鹅湖出庭作证,证明所有补偿金均已按时拨付到天鹅湖方。那么请问,补偿金拨付的主体究竟是谁?

前期武清商务局在答复中说“区政府已对武清区天鹅湖会议有限公司做出整体性合理补偿”,而会所是与天津武清区天鹅湖温泉度假村有限公司签订的租赁合同,区政府补偿的主体究竟是“天鹅湖会议有限公司”还是“武清区天鹅湖温泉度假村有限公司”?但是这两者均不是会所法人,“武清区天鹅湖会议有限公司”也不是会所签订租赁合同的对象,补偿款究竟给了谁?在补偿金主体仍然存疑的情况下,就进行拨款的程序是否合法合规?让在此事件中真正受损失的会所不明不白的赔光了一生的积蓄。

武清区商务局在明知会所与天鹅湖存在纠纷、补偿款一分都没有支付的情况下,为什么不对天鹅湖方补偿金进行账户监管,确保专款专用,而最终造成该会所赢了官司,最后却依然得不到相应补偿,是否涉嫌“不作为不担当”呢?在国庆节之前,该会所收到武清区商务局回复,他们对于自己该履行而未履行的义务只字不提,回复依旧是与商务局无关的老一套。

笔者认为:在征用会所作为隔离点这件事的前期办理、后期处理上,武清区商务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会所与商务局委托的天鹅湖温泉度假村有限公司达成协议后,武清区商务局没有履行作为主管部门的监管督导作用。而商务局、天鹅湖之间互相推诿扯皮,直接给月子会所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武清区商务局从开始的认定补偿对象错误,到后来分管领导主动为天鹅湖方作证,到最后默许天鹅湖方恶意拖欠会所的征用补偿,已经赤裸裸的与天鹅湖方沆瀣一气,共同进退坑害会所真正受损失的股东。

1、未积极履行管理责任。武清区政府、商务局将应履行的义务转嫁给第三方,把征用这一行政行为歪曲为民事纠纷,甩锅给企业自己置身事外,未履行任何管理责任,逼迫该会所不得不通过诉讼途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无端承受各种诉讼费用,且纵容第三方企业恶意拖欠补偿款,造成该会所长达两年多的时间未得到应有的经济补偿。

2、补偿款支付主体错误、程序违法。武清区政府、商务局将补偿款违法支付给酒店会所之外的第三方,造成该会所赢得诉讼后也无法强制执行,出现巨大经济损失。会所一方的律师在法庭上曾当面指出补偿款支付主体错误、程序违法,但武清区商务局长声称是临时工所为,强行撇清责任。

3、没有严格落实主体责任、监管责任,与天鹅湖方达成攻守同盟。在法院诉讼过程中,武清区商务局局长曾代表政府身份亲自下场为天鹅湖站脚助威,为天鹅湖方作证,作为主管部门,武清区政府、商务局在法院已经支持会所合法诉求后,仍未采取有效措施督促天鹅湖方积极履行还款义务,明知天鹅湖方一分钱的补偿金都没有向会所支付的情况下,仍默许、纵容天鹅湖方恶意私吞补偿款。

4、对待会所合理合法诉求推诿塞责,不担当不作为。该会所曾多次通过合法信访渠道反映问题,要求武清区政府切实履行责任,纠正前期工作出现的问题,协助追回损失。但会所每次反映的问题均转到武清区商务局办理。试问,该会所举报、反映的就是武清区商务局的履职问题,而信访单位让武清区商务局自己处理自己,这可能吗?武清区商务局以“法院已判决”为由,对该会所反映的问题全部不予受理,试问会所反映的是区政府、商务局履职不力、程序违法问题,跟起诉天鹅湖酒店的诉讼有何关系?

区政府商务局未按规定履责避重就轻逃避问题谁来管

根据国家《信访工作条例》第十四条规定,各级党委和政府信访部门是开展信访工作的专门机构,应督促检查重要信访事项的处理和落实。按照5月1日正式实施的《信访工作条例》第五条规定,要落实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第二十二条规定,各级党委和政府信访部门收到信访事项,对属于纪检监察机关受理的检举控告类信访事项,应当按照管理权限转送有关纪检监察机关依规依纪依法处理;《信访工作条例》第三十一条规定“属于申请查处违法行为、履行保护人身权或者财产权等合法权益职责的,依法履行或者答复”。

请问这些要求武清区政府、商务局都落实了吗?武清区政府未按规定履行法定职责,简单将该会所反映的问题一转了之,武清区商务局避重就轻,逃避问题,把群众当成皮球踢来踢去,是否属于未履行法定职责推卸责任?是否涉嫌行政不作为乱作为?天津市第十二次党代会和党的二十大即将召开,在此情况下武清区政府、武清区商务局却为何依然敢如此肆意妄为、我行我素?

综上所述:天津市武清区政府、区商务局作为隔离点征用工作的牵头部门,在工作开展中违法操作,甩锅第三方企业,将行政行为歪曲成民事纠纷,造成天津众悦阁月子会所无端承受法律诉讼;在后期处理过程中推诿扯皮,默许、纵容天鹅湖恶意私吞补偿款,造成该会所蒙受巨大经济损失,涉嫌严重违法。在此事件中。天津众悦阁月子会所作为唯一真正受损失的一方,却连一分钱补偿款都没有拿到,多方协调无人理睬,是何道理?

因此,希望天津市委、市政府、市纪检委、市商务局、市信访办等相关部门能够对天津众悦阁健康科技有限公司股东所反映的上述天津市武清区政府、武清区商务局在疫情防控中征用天津众悦阁月子会所为疫情隔离点后违法操作,直接造成其公司受到巨大经济损失一案进行高度重视和关注,督促相关部门依法进行严肃彻查武清区政府、武清区商务局违法违纪问题,依据《信访工作条例》第四十五条规定,依规依纪依法严肃处理武清区政府、商务局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同时责令:

一、暂停武清区天鹅湖温泉度假村有限公司的隔离点的设置资格,待履行补偿协议后再予以恢复。

二、封停武清区政府向武清区天鹅湖温泉度假村有限公司(武清区天鹅湖会议有限公司)支付补偿款的资金账户,将补偿款用于补偿真正受损失的众悦阁月子会所。

三、追究武清区商务局征用过程中存在程序错误、认定主体错误以及后期监管责任落实不力的责任。

还天津众悦阁月子会所一个公道,还配合国家防疫政策的普通热血民众一个公道,还法律一个公道!

对于此案的进展我们将持续关注报道!

编辑:德军D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