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社会 >

黑恶势力是如何成形的?

来源:消费晨报 发布日期:2022-07-25 13:49:09

——广西灵山一群殴致人死亡案的诸多质疑

开设赌场,放高利贷,劫持,群殴致人当场死亡,每一环节都具备黑恶势力的特征,当以严惩,然而,当地警方的依法依规,却令人大跌眼镜甚至不可理喻。

事情的起因:

2021年12月29日下午,灵山一赌场拉客仔用摩托车把李芳庆接到一荒野的露天赌场参与聚赌,约18:30左右,拉客仔把李芳庆送回家,李芳庆和家人说:输了,还欠赌场3000元高利贷。

晚20点50分左右,赌场一“股东”莫彬带上数名壮汉上门索要赌债未果,即“邀请”李芳庆上车外出商议还款事谊,到了附近的武利镇人和街,追债的数人即对李芳庆实施群殴,仅几分钟,李芳庆倒地不能动弹,路人报110、120,约21点50分,医务人员宣告李芳庆死亡。

这案件,有人证,有医务人员的抢救纪录,有监控录像,有前因后果,可谓一目了然,对于公安部门侦破此案,虽不敢说易于反掌,但应该是轻车熟路。

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甚至不可理喻的“峰回路转”接二连三,甚至荒谬至极!

先循序渐进的看看事态的发展:2021年12月29日晚8点50被围殴,9点50分左右宣告死亡。

次日,灵山公安局出具“立案决定书”,参与行凶围殴的几名打手,除莫彬外,无一被拘。

仅五天(2022年1月4日),灵山公安局出具“鉴定意见通知书”,认定李芳庆的死亡“符合患充血性心肌病及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猝死”

于是,各种应势而生的事态发展似乎顺理成章又似乎不可理喻……

约二周,莫彬取保候审。

三月中旬,检察院对莫彬作出不予批捕的决定。

最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灵山公安局给家属的鉴定意见通知书的时间是2022年1月4日(签发时间),而鉴定报告的时间是2022年1月13日。(如下图)

(建议上级部门调取)。

鉴定结果比鉴定时间提前9天,结论却完全相符,其中的猫腻不攻自破,据家属阐述,鉴定人员在现场明确告知左右胸共断了五根肋骨,而鉴定报告却无反映,幸好,有现场录相辅证

再依法依规依事实依据依正常的逻辑分析提出诸多质疑和请求:

一:莫彬其人,劣迹斑斑,不仅是当地开设赌场团伙的主要成员,还是“大耳窿”,纠集数名闲散人员长期暴力追债,号称黑白通吃,虽多次被公安部门拘留罚款等处理,但都是象征性的轻描淡写。

李芳庆的死亡,展现了莫彬“黑白通吃”的超凡能耐,各种“冠冕堂皇”或“跳梁小丑”可谓接二连三层出不穷~有真警察“协商”解决的种种建议,有假公安多次“联络”的恐吓威胁,有各级领导的“嘘寒问暖”,有“鉴定结论”不予通过的强盗逻辑……

莫彬取保候审后,大显神通,把“世事洞明皆学问”、“有钱能使鬼推磨”、“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演绎得淋漓尽致。

二:重新鉴定只是文字游戏。

灵山公安局在下达{2022}00002号公鉴通字中明确:如果对鉴定意见有异议,可以提出补充鉴定或重新鉴定申请。

客观的说,家属有异议实属正常,因为,太多太多的细节经不起推敲,有无猫腻当一目了然,但是,重新鉴定的申请阻力重重,直至5月23日才装腔作势的实施;这说法,绝非空穴来风,因为在此之前,主办案件的警官多次威胁家属火化尸体(有录音为证),一方面书面告知可重新鉴定,一方面动员家属火化尸体,无疑,这就是常说的毁尸灭迹,稍懂一点逻辑推理的人都知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鉴定机构的首次鉴定报告,在灵山公安局某某领导处没通过(绝非危言耸听,家属有录音为证),于是人为修改违背事实妄下结论,家属质疑,这完全是糊弄人的虚假鉴定,且不说李芳庆没有过这方面的病史,鉴定中有“左面部、颈部、左背部、左上肩”有“挫擦伤”符合“徒手伤”特征,虽然检出有外力至伤的因素存在,却没有给出外力伤害因素与死亡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的结论,司法鉴定的规范明确要求,这是必须定义的~要么有关联,要么排除关联性!

一个几乎致人当场死亡的围殴,还敢如此信口雌黄还想瞒天过海???

律师说:黑恶势力固然可怕,更可怕的,是“保护伞”,这是社会最阴暗的一面【附律师代写的申诉状文件内容,即该文的核心】

我的质疑意见:

1、我父的死亡,是莫彬一伙赌徒、大耳窿殴打致死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2条,本案应定为“故意杀人罪”。莫彬一伙所从事的是聚众赌博,且是大型开设流动赌场,每天参赌者不下几十甚至百人,赌资之巨,获利之多,实属罕见。特别是犯罪嫌疑人莫彬,既是赌博团伙的股东,又是大耳窿,放高利赌债者,更是收债总头目。他不但漠视我父的生命和身体健康权,更是给社会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直接影响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安全感,给社会带来极大的危害,应处以极刑!对此社会人渣,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净化社会,不杀不足以扼杀社会的赌风!!

2、南宁市中一司法鉴定所对被害人李芳庆的尸体鉴定的“鉴定报告”是一份弄虚作假,凭空臆断,为犯罪嫌疑人开脱罪状的“虚假鉴定”。据情人士的反映,市局领导层对该初定的“鉴定报告”是“不通过的”,后在领导的压力与干扰后,再次出台了“鉴定报告”(见电话录音)。依《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247条第二款之决定,应依法追究其违法的法律责任。

3、根据《刑事诉讼法》第65条之规定,犯罪嫌疑人莫彬根本不具备取保候审的法定情形。基于莫彬一伙无视我父的人身健康权,劫持后将其殴打致死。根据《刑事诉讼法》第85、86条之规定,灵山县公安局应向检察院提请逮捕莫彬。灵山县检察院应批准依法逮捕犯罪嫌疑人莫彬。但适得其反,不但不逮捕,反而准予保释,放虎归山继续为害百姓,搞乱社会,令人愤慨!

4、办案人员不是本着办理刑事案的宗旨、目的及任务,从重从快办理本案,而是敷衍塞责,拟将之视为民事纠纷,准备撤销本刑案。根据莫彬该人的前科及现行犯罪行为,我有理由怀疑办案人员与之勾结,或从中得到好处。所以,我申请本案的办案组全体回避。

5、从我们提供的电话录音,充分暴露了本刑案在办理过程中存在严重的权钱交易,暗厢操作,存在办人情案,关系案的重大嫌疑。本刑案使当地镇、县政府领导、县、市各政法部门高层领导、当地派出所、鉴定人员、办案人员互串一起,同一目标,将刑事改为民事,以调解的方式,以赔偿的手段将此一惊天的人命重案化了了(该电话录音及家属李明春的手机均被一班办案警察取走了,现提供的录音纪录是我们预先录制收藏的)。

6、由于莫彬长期从事大型赌博活动,且从事大耳窿的放数(债),该人资金雄厚,是个多进宫,大有前科的黑白两通人员,社会人渣,是扫黑除恶漏网之大鱼。该人殴打致死我父,但办案人员、鉴定人员、各级要员领导均粉墨登场为其撑伞遮荫,我怀疑他们之间有权钱交易的重大嫌疑。

略感欣慰的是,在家属坚持不懈的上访。和申诉后,假冒的公安人员已被刑拘,莫彬已被重新收监,代理律师说:不能乐观也不敢乐观,目前,已书面申请:异地侦办!

人命关天,希望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阿波)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