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社会 >

离婚前妻子非法转移共同财产20万元两审法院枉法裁断投诉无门

来源:观讯新闻 发布日期:2022-07-28 12:28:00

我国《婚姻法》明确规定:夫妻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拥有平等的处理权。在处分夫妻共同财产时,应当征得全体共有人的同意。一方未经另一方同意,擅自处分共同共有财产的行为属于无效民事行为。然而,安徽马鞍山市却发生了一件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一妻子在婚内非法将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20万元转移给他人的行为本因是非法无效的行为,应受到法律的惩罚。但是马鞍山市花山区人民法院和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二审判决却都没有依法判决认定。为此,受害人不服两审判决,向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再审申请,但该院同样以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的方式裁定驳回了再审申请。安徽省人民检察院也以受害人未能提交充分证据证实该妻子转移20万元的行为是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而不支持受害人的法律监督申请。受害人不服又到北京最高院上访申诉接待厅安徽室递交申诉材料,没有得到最高院任何消息,拨打诉讼服务热线咨询,答复已到顶终结,没有权力到最高院诉讼。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妻子非法转移共同财产20万元两审法院枉法裁断

据受害人胡保安向媒体反映:他是马钢第一钢轧总厂职工,与刘云鸽原是夫妻关系,因双方夫妻感情不和,于2015年12月30日被花山区人民法院判决离婚。刘云鸽在一审法院判决双方离婚前的夫妻关系存续期间,非法的将属于双方夫妻共同财产20万元予以了非法转移,但一审法院对此没有依法判决认定。胡保安对此不服而上诉至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后,依然对刘云鸽在离婚前夫妻关系存续期间,非法转移属于夫妻共同财产20万元转移的事实,同样未予以判决认定。故此,胡保安依然不服,特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再审本案。要求依法认定被申请人在婚内非法转移的20万元为夫妻共同财产,作为夫妻离婚共同财产分割。

在本案中,胡保安有合法充分的证据证明,刘云鸽因与他多年夫妻感情不好而于2012年9月12日,瞒着自己利用其掌管家庭存款的便利,偷偷将20万元汇付至其个人的利害关系人杜平名下,并没有把这20万元用于家庭生活,在一二审法院的庭审诉讼中,刘云鸽无理由说明这20万元的合法和合理去向,更无相关证据证明其转移至其利害关系人名下的20万元不是双方夫妻共同财产,刘云鸽素与杜平无任何经济纠葛。胡保安在法庭审理本案过程中已经提交了他于2011年3月3日出售一套房产的《房屋买卖合同》书的证据材料,胡保安提交该证据是用于证明被刘云鸽非法转移的20万元来源于此套房产的出售款,并不是来源于其他,刘云鸽也没有举证反驳胡保安提交的此份证据材料的证明目的,但一二审法院在判决书中,却并没有列举胡保安提交法庭的该份证据。

提起再审申请及多个部门申诉均被驳回投诉无门

因此,胡保安认为一二审法院此审判程序不合法。《婚姻法》明确规定,夫妻对共同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在处分夫妻共同财产时,应当征得全体共有人的同意。一方未经另一方同意,擅自处分共同共有财产的行为属于无效民事行为。为此,胡保安认为,刘云鸽在婚内非法将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20万元转移给他人的行为是非法无效的行为,应受到法律惩罚。故人民法院应该将刘云鸽恶意转移婚内的20万元财产判决全部归胡保安所有。因本案一、二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故胡保安向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再审申请,“再审听证中,又提供充实证据《胡保安刘云鸽离婚讼诉证明说明》有关家庭财产状况2009.6——2012.5及最高法指导案例66号。但该院同样以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的方式裁定驳回了胡保安的再审申请。安徽省人民检察院也以胡保安未能提交充分证据证实刘云鸽转移20万元的行为是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而不支持胡保安的法律监督申请。

胡保安认为,刘云鸽于其非法转移双方夫妻共同财产后的2014年向人民法院起诉胡保安离婚,胡保安又于2015年1月份起诉刘云鸽离婚的时间段距她非法转移双方夫妻共同财产时间极短,依应系双方离婚诉讼期间或离婚诉讼前非法转移财产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6年9月19日发布的第14批5件66号指导性案例“雷某某诉宋某某离婚纠纷案”的关于适用婚姻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应依法判决认定刘云鸽于2012年9月12日将20万元转移给杜平的行为认定系非法转移夫妻共同财产行为,判决由刘云鸽将其转移的这20万元全部归胡保安所有。故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再审驳回申请人的再审请求及安徽省人民检察院不予对申请人的法律监督申请是不符合本案事实和法律规定的。胡保安还因本案还又发生了相关经济损失,补充了《申诉诉求书》和《投诉状》,请求再审判决支持。

根据以上事实和法律的规定,可见,一、二审法院判决书没有判决认定被申诉人在婚内非法转移的20万元作为双方夫妻共同财产并加以离婚财产分割,是明显错误的。不判决全部归胡保安个人所有系适用法律错误。

到京上访依然无果称已到顶终结无权诉讼到最高院

2017年9月26日,胡保安因离婚诉讼到郑州最高院第四巡回法庭递交申诉状及相关材料,接待法官回复不能受理,不服有权可到北京,国庆将至,先到省信访局,不要越级。2017年9月27日,胡保安到省信访局接待庭,填写信访理由内容交上,工作人员询问谁叫他来的,告知最高院第四巡回法庭,问有函件及电话吗?叫信访局处理什么问题,答没有,针对此情况,推荐他到省高院。到省高院诉讼服务中心咨询台,看了他提供的材料【安徽省人民检查院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叫我去省检查院质询。到安徽省检查院答疑台提供【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以及【最高法指导案例66号】雷某某诉宋某某纠纷案有关转移财产. 伪造债务是指离婚诉讼期间及离婚诉讼前的司法解释,和相关材料(证据)省检查院答复,已经不支持监督,没有办法,叫他到信访局。再次到省信访局,工作人员问省检查院有函件吗?

无奈之下,2017年10月16日上午,胡保安去最高人民检察院递交材料,最高检窗口不接收材料,不予受理。下午胡保安因离婚财产纠纷到北京最高院上访申诉接待厅安徽室递交申诉材料三份,而接待法官只收取了一份,最高院派遣工作人员及调遣马鞍山驻京工作人员到宾馆休息,又给了一份申诉材料并谈了情况。2017年10月17日,胡保安和马鞍山工作人员一道回到马鞍山。

2018年1月,没有得到最高院任何消息,拨打诉讼服务热线咨询,告诉马鞍山中院驳回再审申请及安徽省检查院不支持司法监督情况。2018年1月5日——9日,010-12368答复,你已经到顶终结,没有权力到最高院诉讼,2018年1月12日——15日,0551-12368答复,到最高院改判的可能性微乎及微,后查找到12368讼诉服务热线知识库223条(三)与北京答复一致。

习近平主席强调要以法治国,最高院周强院长响应此号召,某些人打着提高法律效率,降低司法资源损耗浪费,引进和学习台湾法律三级制,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毛泽东及共产党前辈用鲜血奠定的江山,法律是四级制,不是四次制。关于同一民事案件的审理次数,《民事诉讼法》规定了“三加一”模式。即同一案件的实体审理一般只有三次:一审和二审一共是两次:当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人民法院决定再审的,这是第三次:人民法院作出再审裁判后,当事人还不服的,可申请再审检察建议或者抗诉,可以再进行一次实体审理,这是“三加一”中的“加一”。如果人民检察院驳回了当事人的再审检察建议申请或抗诉申请,或者人民法院根据检察院的再审检察建议或者抗诉进行了再审,作出了再审裁判,该案的所有诉讼程序就终结了。而此案中马鞍山市中院驳回再审,省检察院不支持司法监督。难道两级法院枉法裁断案件就此了结,三加一模式在此成为了摆设吗?冤案就再无沉冤昭雪之日了吗?

综上所述:胡保安妻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非法转移双方夫妻共同财产20万元,是非法无效的行为,应受到法律惩罚。而一二审马鞍山市花山区人民法院、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枉法裁断,未予认定此违法事实。向马鞍山市中院申请再审被驳回,省高检也以胡保安未能提交充分证据证实刘云鸽转移20万元的行为是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而不支持法律监督申请。无奈到国家最高检上访不予受理,到最高院上访申诉被以权利告终,无权到此上访而终结。试问,这天下还有说理的地方吗?

因此,我们希望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安徽省高院、安徽省检察院等相关上级部门能够对胡保安所反映和申诉的上述情况予以高度关注和重视,责令相关执法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五项的规定再审本案,撤销马鞍山市花山区人民法院(2015)花民一初字第04068号民事判决书及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皖05民终400号民事判决书关于刘云鸽在婚内非法转移夫妻共同财产20万元一事实未予认定,不予夫妻共同财产分割的错误判决,改判刘云鸽将其在婚内非法转移给其利害关系人的20万元为夫妻共同财产,全部分割给胡保安。

还受害人胡保安一个公道,还法律一个公道!

对于此案的进展我们将持续关注报道!

编辑:德军D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