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社会 >

河北衡水深州市形意拳小镇工程缘何陷入被“黑手”操纵的境地

来源:启禾财经网 发布日期:2023-01-06 12:16:57

近期,北京天宝和龙工程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公司法人代表孙长平向媒体投书,反映他们在河北省衡水市深州市形意拳小镇古建工程项目的实际施工后,而后落入极其困难的窘境。他们希望通过大众传媒的力量,让全社会了解整个过程的全貌,厘清原委,分清是非曲直,进而为他们主持公正。

通过查阅相关资料,我们发现,深州市的这个形意拳小镇曾经是名噪一时。

熟人介绍,领导同意,先期进入乡镇,完成设计后就开始施工

深州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形意拳的发源地、全国武术之乡。为更好地传承、发展形意拳,深州结合发展全域旅游,以承办第三届衡水市旅发大会为契机,在形意拳祖师李老能故里——王家井镇窦王庄村及羊窝村,建设形意文化小镇。孙长平他们建设的就是这个形意拳文化小镇的一期工程,建有李老能故居、祭祖堂、形意大学、电影主题民宿群、游客中心等特色景点,着力构建形意拳交流圣地、特色文旅景区。

形意拳由清朝末年深州窦王庄村人李老能创立。与太极拳、八卦掌、少林拳一起,位列“中国四大名拳”,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多年来,深州市始终把保护、传承与发展形意拳作为重点,成功举办过多次国际形意拳交流大会,每次都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的千余名形意拳爱好者前来以武会友、切磋技艺。习练形意拳在深州蔚然成风,掀起全民武术健身热潮,促进了形意拳等武术拳种的健康有序传承和发扬。

孙长平介绍,2019年2月12日(正月初八)经熟人罗丽介绍,来到深州市王家井镇。当时由镇领导李世洋带领古建筑设计及测量工程师等相关人员到窦王庄村李老能故居现场,实地测绘,后去晋家村实地勘察测绘相关古建筑用以借鉴到李老能故居古建筑工程当中。孙长平说,“2019年6月22日,我公司古建筑专家来现场指导时,王家井镇的韩清昌书记陪同,形意拳掌门人张玉林先生也全程陪同。”由于有罗丽这位专家的推荐,所以孙长平的工队就得以顺利地进入这个工程项目。并一头扎进去,从设计开始做起,直至5月份进场施工,热火朝天地干起来了。

有关孙长平介绍的情况,我们通过查阅李老能形意拳公共号得以证实。这个公众号是深州李老能形意拳研究会主办的,该公众号发布了“深州‘形意拳文化小镇’项目建设指挥部成立”的信息:为进一步弘扬、保护和继承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形意拳,深州“形意拳文化小镇”项目全面推进工作于2019年2月正式启动,同时正式设立项目建设指挥部。深州市王家井镇党委书记韩清昌,镇党委委员李世洋,深州形意拳协会会长、深州李老能形意拳研究总会会长、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形意拳代表性传承人张玉林先生,国内权威规划设计专家、文化部空间艺术主任、2020冬奥会“冰雪艺术城”工作委员会秘书长罗丽博士,及窦王庄村、羊窝村二委班子全体成员等参加了项目动员会,并组成项目工作组,项目现场指挥中心设立在羊窝村村委会,开始逐步落实“形意拳文化小镇”的相关工作。

孙长平和他的施工队承建的李老能故居

罗丽作为这个项目建设指挥部的重要人物,理所应当熟知整个项目的运作实情,作为国内规划设计专家,她推荐的古建施工队伍,自然得到了市、镇领导的同意。

这里要说明一下,为什么罗丽推荐孙长平和他的施工队进入呢?因为前期,在罗丽负责的河北下花园武家庄村的砖艺小镇项目上,孙长平他们承接了其中古戏楼的的修复,并获得成功。由此这样一家拥有古建设计、施工资质的队伍,深得罗丽的认可。

“亡羊补牢”完善招投标,先上车后补票,招标过程中漏洞百出

孙长平和新蒲建设集团就这样从设计入手,在拿出设计方案之后,紧张地进入施工建设工作之中。这里要说明一下,孙长平与新蒲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有着十多年的工作合作关系,而新蒲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是河南省首家房屋建筑施工总承包特级资质企业和建筑工程甲级设计资质。据介绍,近年来新蒲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古建筑设计和施工业务发展较快,先后竣工完成永城市芒砀山汉梁王博物馆、北京大观园戏楼、洛阳龙羽宜电厂莲花阁工程等项目。正是依靠新蒲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实力,孙长平他们很快地就拿出了深州形意拳文化小镇一期李老能故居纪念馆等古建内容的设计方案。得到认可之后,且这个项目需要赶在第三届衡水市旅发大会之前完工,当地政府要求相关施工单位提前进场施工,2019年5月17日,孙长平他们带着施工队进入项目现场,包工包料,垫资开始施工建设,包括李老能故居纪念馆、硬化、院墙等工作一切都在紧张有序的进行。

孙长平介绍,等到7月份的时候,有人来通知大家,说给大家找了一个总承包公司。当时,除了孙长平他们干的古建工程之外,还有另外叁支队伍也在现场施工,分别是李丽(形意大学),孟德勋(民宿、电影院、接待中心、涮肉馆),王越(祭祖堂)。

这是怎么回事?

据介绍,在这几支队伍进场的时候,大家都提供了相应的施工单位的资质。不知什么原因,工程已经完成过半。工程指挥部才想起来,要搞工程的招投标。在没有通知已进驻施工的工队的情况下,“另起炉灶”开始招标工作。本来应该光明正大的进行事情,不知缘何,做法却如此蹊跷。

通过查阅相关资料,我们看到深州市王家井镇形意拳小镇建设项目设计——施工EPC工程总承包中标公告。招标单位:深州市王家井镇人民政府,招标限价:2097.22万元,中标单位:陕西宏远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中标价格:(设计费+经审后的建安工程总造价)的95.26%,工期:40日历天。发布时间是2019年7月30日。

问题接着来了,公开招标的设计、施工EPC工程项目找到的这家陕西宏远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并没有设计资质。因为自身没有设计资质,该公司又找了一家有设计资质的陕西西安骊山建筑规划设计院一起“入围”。他们是如何达成“共同体”的?合作合同是怎样的?如此这般做法,让人纳闷。因为这家设计院自始至终就没有人来过!为什么不通知已经完成设计并施工,而且既有施工资质又有设计资质的新蒲建设集团来参与投标?

“我们疑惑不解。”孙长平说。

按图索骥,我们请教相关专业人士。对这个EPC有了认识。EPC(Engineering Procurement Construction)是指公司受业主委托,按照合同约定对工程建设项目的设计、采购、施工、试运行等实行全过程或若干阶段的承包。通常公司在总价合同条件下,对所承包工程的质量、安全、费用和进度负责。在EPC模式中,Engineering不仅包括具体的设计工作,而且可能包括整个建设工程内容的总体策划以及整个建设工程实施组织管理的策划和具体工作;Procurement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建筑设备材料采购,而更多的是指专业设备、材料的采购;Construction应译为“建设”,其内容包括施工、安装、试车、技术培训等。

这个项目的招标公告中没有注明相关“联合体”的合作内容。

据孙长平介绍,一期工程中只有他们是承担古建这方面施工的,最初的设计也是由他们完成的。之后的施工也全部是按照他们的设计进行的。具体情况是,完成设计后,2019年3 月 28 日,孙长平他们把设计图纸和施工资质提供给罗丽的助理林冠宏,当时说好的,由她和深州市领导对接。

“在入场前,根据政府要求,我们已提交了施工资质,然而在投标环节,却没有通知任何一家施工队,凸现的总包,是围标串标的产物,还是有关部门及领导干部插手干预的结果我们不得而知。”孙长平说。

据形意大学施工队负责人李丽反映,当时费新军安排她让其先垫付四家投标、围标的费用,后期会让其他三个工队支付。于是李丽把四家投标、围标费75000元转给陕西宏远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代表、中标合同签字人高岩,围标串标事实非常清楚。

总包公司的“委托人”无资格,15%的管理费暗藏多少黑幕,谁在搞工程腐败

总包公司的到来,致使原本一个干干净净的政府项目,被几个自称是陕西宏远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社会人员搅的乌烟瘴气。所有工程款分配、 拨付、 挪用均由费新军、裴圣君、马强等社会人掌控。其中张家口人裴圣君为工地总头,整个项目过程中吃、拿、卡、要,故意克扣工程款项,导致几次工人上访。并强制其中两个工队向其指定账户转账共计60余万元,深州市陆续拨款给陕西宏远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三次工程款,按中标价的80%计算,合计1598万,四个工队预估价的80%是1292万,实际拨出约是1211万,剩余300余万不明去向。据了解,其中有240万转入张家口超越劳务公司帐户,已被裴圣君等人控制及挥霍。

他们以各种不正当理由及管理费名义扣除各施工队拨款比例的税后净值百分之十五。为此,三家施工队伍发律师函给陕西宏远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要求返还所扣工程款。其结果是,不但没有追回扣款,反而被要求各施工队伍签字确认扣除部分属于各施工队伍自认。

耐人寻味的是,经查,所谓陕西宏远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委派人员裴圣君、费新军、马强,陕西宏远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根本就没有为其提供社保。单凭这一点,裴圣君就没有担任陕西宏远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工程项目“委托人”的资格。其二,2019年底,裴圣君给深州市王家井镇政府提供了一张盖有陕西宏远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公章的委托书,以此证明:他是代表陕西宏远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人。其三,据介绍,到目前为止,经多方与陕西宏远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联系核实,该公司及法人多次明确表示:在此项目施工期间,我们公司从未给任何人开过授权和委托!这样的答复,的确叫人大跌眼镜。不知道,深州市有关部门以及王家井镇有何感受?

孙长平讲到,近四年来,他们几个施工队数次到王家井镇政府,要求尽快解决这个问题,却迟迟没有进展。反观裴圣君、费新军、马强等人,他们却中饱私囊,盘剥工程款,真成了强取豪夺!钱进口袋他们已有近三年多了。现在王家井镇政府要给三家施工队伍结算尾款,要求陕西宏远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出具三家的转款明细 ,核对剩余金额。可是,这家“总包”却拒不配合,真正干活的施工队伍真是苦不堪言。

左侧建筑物是普通钢混结构建筑,右侧是孙长平他们建的古建筑,对比明显

“光天化日之下,真是什么荒唐的事都能发生。明明是我们辛辛苦苦做的设计方案,结果是陕西西安骊山建筑规划设计院在我们的设计方案上加盖了他们的公章,便轻松夺取了别人的劳动成果。而我们却没有得到分文的设计费。2019年9 月 4 日,竣工图是由我们设计完成后,转发给了裴圣君,随后裴圣君带上设计图纸到陕西西安骊山建筑规划设计院盖章,政府把设计费用拨付给了陕西西安骊山建筑规划设计院。然而,陕西西安骊山建筑规划设计院除扣除相应的盖章费用外,其余的钱又都转给的费新军等人,被他们据为己有。还有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那就是,普通的200平米的钢筋混凝土结构建筑却审出了217万元的高价。而古建筑施工审计却是几千块钱一平米。而且图纸改动增项,场地有限二次操作搬运的,抢工期增加的费用,增加的项目等等都没有审计在内。这样的做法,真是令人心惊、心寒。这毕竟是政府工程啊!”孙长平说。

盖章后的设计图

由于这些“黑手”的操纵,工程审计出现严重问题,裴圣君与工队之间产生严重纠纷,致使出现治安案件。

据介绍,在混乱无章的“管理”下,致使三个施工队伍借钱负债、高价雇人,依旧还要坚守诚信,硬撑着如期完成,保证了第三届衡水市旅发大会顺利召开。旅发大会期间,深州还特地举办了形意拳高峰论坛,这也是形意文化小镇建成后迎来的首次全国性武术交流盛会。

通过和孙长平先生沟通,我们了解到,孙先生拥有古建工程师和文物工程造价员的资质。

据孙长平对自己所做工程测算的结果是,总价约为333万元,实际拨付工队162万元,预计亏损达171多万元。

形意拳小镇的建设,为文旅融合树起了新标杆,对加快乡村振兴、推进当地旅游文化发展、促进地方经济发展都将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今天,北京天宝和龙工程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孙长平为我们掀开了这个小镇华丽的盖头,呈现给大众的是一幅丑陋的画面,玷污了好端端的一个文化传承项目工程。

事情的背后到底暗藏多少黑幕?这背后到底有多少双手?深究其里,是政商勾结还是权钱交易的污垢,工程腐败谁之责?

工程建设涉及招投标、工程量增减、检查验收、款项拨付等多个环节,且环环相扣,缺一不可。涉及管理部门众多,且部分职能交叉,使得程序复杂、手续繁琐、办理周期长。为使每个环节畅通无阻,承建方往往会不择手段行贿所涉环节的关键人员,从而形成腐败多人的现象,工程建设领域上的反腐工作任重道远。

孙长平和李丽、孟德勋的工队迫切需要维护其自身的合法权益,我们也迫切期待有关部门能给大众一个透明的解释、说明!依规依纪依法惩治害群之马!

我们将持续关注着。 (于友政)

编辑:德军DM